应该说《血源诅咒》不仅是一款成功的动作游戏,在游戏故事的内涵上也极其值得推敲,各种关于血源世界观及剧情背景的推断层出不穷,A9VG玩家“血源图书管理员”也为我们带来了一种观点,从游戏中道具隐藏的内涵挖掘出血源的世界观...


(本文作者A9VG-血源图书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书管理员来了~亚楠的秘密正要解开,白金之后的继续是每个猎人灵视增长的必须品,除了无尽的猎杀,我们更需要知道,在亚楠都发生了什么。

  以下为《血源》中各个道具背景的解析:

解毒药

解药,解毒药,Antidote

物品说明:
Small medicinal tablets that counteract poison.
Used to treat ashen blood, the baffling sickness that ravaged Old Yharnam long ago.
These tablets only provide short-term relief. The ashen blood ailment eventually triggered the spread of the beastly scourge.


发现位置:
禁忌森林(特别是下水道),旧亚楠,噩梦边境

我们先来简单的,解药,这个看似最简单的物品却有着一段历史:这曾经是旧亚楠Ashen Blood血疾的治疗品,但是不幸的,旧亚楠一样被爆发了的血疾所毁灭。解药对于那种“兽化病”恐怕只有缓解作用,而并没有任何的治愈效果,可能这兽化根本就是天灾。甚至这兽化根本就不是疾病,当红月低垂的时候,人与野兽的界限也将模糊不清,那么又有什么能证明这是血液带来的呢?

治愈教会在旧亚楠发扬光大了血疗,也间接促使了瘟疫的爆发。除了将旧亚楠燃烧殆尽,恐怕别无他法。

游戏中,会使玩家中毒的怪物,大多集中在禁忌森林、各处下水道以及噩梦边境,这些地方,恐怕都是尸体成堆的地方吧。毒刃?那只是治愈教会医生们用人体开发出来的东西吧?

那么你说,这解毒药是用什么做的呢?


sedative.png

镇定剂,Sedative

物品说明:
Liquid medicine concocted at Byrgenweth.
Calms the nerves.
Those who delve into the arcane fall all-too-easily to madness, and thick human blood serves to calm the frayed nerves of these inquisitive minds. Naturally, this often leads to a reliance on blood ministration.

发现位置:
拜伦维斯;和圣歌团有关系的猎人;以及发了疯的老奶奶

镇定剂,解除狂乱效果。
拜伦维斯时代,拜伦维斯的学者发现了亚楠地下的圣杯地牢,身为研究考古和历史的学者们不会错过这样一个知识的宝藏,于是他们组织了一批学者去地下探险。但是在那里,拜伦维斯的学者遇见了异域真实,撞见了古神的存在所带来的冲击,人类的理解能力是有限的,遇见异域真实的人,通常都会发疯,使得自己从内而外毁灭。

而唤回自身意志的方法似乎很简单,人类自身的浓厚血液的醇香就能让人们的意识恢复。因此,拜伦维斯的学者们第一次发现了血液的用法,这也间接的导致了血疗的发明,直接饮用血液就可以了吧。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狂乱效果,又要引入灵视的概念。

灵视越高,你越容易发现那些你不曾发现的东西,越容易发现世界的真实,也越容易狂乱。
游戏中,引发你狂乱效果的只有:被俗称大脑怪或者是曼西斯的怪物发现,或者溅到古神的血液,或者被木桩打(大教堂前的两个门神,效果微乎其微)这几种而已,于是你也就通过这几种方式,见识到了世界的真实。

曼西斯梦魇的中的被人戏称为“哈利波特”的圣歌团卧底,恐怕知道在梦魇中见识到真实的可能性多大。
拜伦维斯中的那个放星爆的圣歌团猎人(最后的学生,Yui),恐怕也知道,继续研究下去的后果。

对了,还有老奶奶,一次又一次的在你的要求下给你镇定剂,直到她离开的时候的一句:这是你爸爸的……

恐怕你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bbp.png

怪兽血丸,兽血药丸,Beast Blood Pellet

物品说明:
Large medicinal pellets, supposedly formed of coagulated beast blood. Banned by the Healing Church due to their unclear origin. Grants a spurt of beasthood.
Ripping apart the flesh of one's enemies and being rained upon by their splattering blood invigorates one's sense of beasthood, feeding strength and euphoric feeling alike.

发现位置:
禁忌森林,旧亚楠

怪兽血丸,大力丸,莽伤害,多周目必备必备必备品。

如同字面的意思,这东西只不过是怪兽血凝固之后的丸状药剂而已,那么怪兽血是什么?
只不过就是那些兽化了的人的血液而已。从本质上说,吃掉这个东西,和喝掉镇定剂,应该都是差不多的吧。

在旧亚楠和禁忌森林发现:肯定没错了,那是两个兽化最严重的地方,本身,人和兽就都是人,猎杀者也是猎物。人在清醒时为人,人在混沌时为兽,这可能就不是什么病。

治愈教会将他禁用了,因为他那不洁的根源,当然了,谁会承认这种兽血为纯洁呢?尤其是治愈教会,狂热的治愈教会,不愿意承认自己失败的治愈教会,诱发疾病的治愈教会,以及企图掩盖所有秘密的治愈教会。

吃掉怪兽血丸,会让你体会到屠杀的快感,让你的血液中暂时混入兽化了的血液,这也是为什么你感觉自己越打越爽,伤害越来越高,你的输出超乎你的想象。这本身和怪兽爪是一样的——让怪兽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
但是属性伤害无效,当然了,当你有了尖牙和利爪,谁还在乎那些小小的火花和闪电呢?


pebble.png

鹅卵石 Pebble

物品说明:
Small pebbles found throughout Yharnam.
Can be thrown at foes.
Quite thrilling.

发现位置:
各个地方掉落,特别是死尸,乌鸦,老太婆,大脑怪以及别的什么。

楼主是不是疯了?鹅卵石也要开个帖子说一说?呵呵哒。
并不是。鹅卵石真的有的可讲。
我靠!我看了谷歌的视频去刷大脑怪刷宝石,结果出了好多鹅卵石!!!——来自群友不忿的呼喊。

也许是我灵视太高了,你们仔细看看,鹅卵石的图片。什么鹅卵石,那分明就是一只眼睛。

死尸——恐怕那就是他原来的眼睛了吧。
乌鸦——恐怕他吃掉了某些东西吧。
老太婆——她本身就在收集眼睛吧。
大脑怪——你以为她脑袋上长的都是什么?

再好好看看迷宫材料中的眼球吧,也许保存完好的眼球,就是那样放在罐子里的,也许没放在罐子里的,就变成了所谓的鹅卵石。

你还会觉得,红月之后的未见村,到处都是人们哭爹喊娘的雕塑么?

Quite thrilling. 相当令人兴奋,相当惊险刺激,相当令人毛骨悚然。


PAC.png

刺鼻的血鸡尾酒  Pungent Blood Cocktail

物品描述:
Mature blood cocktail that releases a pungent odor when thrown that attracts blood-thirsty beasts.
A precious tool in sadly short supply. In Yharnam, they produce more blood than alcohol, as the former is more intoxicating.

物品来源:
剧情内拾取,处刑者(Executioner,斧头哥)稀有掉落,禁忌森林中各种半兽化居民超级稀有掉落。

打渴血怪兽专用?
本身,亚楠的血液治疗就很风靡,从最开始的害怕发狂发展到血疗的诞生,人们慢慢发现不断输入别人的血会使得自己生机勃勃。(听着好像曾经的“鸡血疗法”啊)

而刺鼻的血鸡尾酒正是因为血液经过发酵因而变得醇熟香甜。吸引着那些渴求血液的怪物自投罗网,甚至在对于血液的迷醉之中,对于别人的攻击视若无睹。

打渴血怪兽似乎是最常见的用法了,还有多少人知道,其实亚哈古尔三猎人中的兽爪猎人,对血鸡尾酒的气味一样无法抵挡。看着兽爪猎人干瘪的身躯,估计他也距离兽化被人放血不远了吧。

之所以稀少,恐怕是因为大部分的血液在没纯熟之前,就已经被饮用,而真的懂得血鸡尾酒用法的,除了还没有血醉的猎人外,就只有那些斧头哥了吧。

酒精能醉人,而血液会更让人着迷。
啊……我等不了了……嘻嘻……


有些东西一起说方便一些,比如盖斯科因和亨里克两人的基情:

henryk.png

亨里克的猎人服 Henryk's Hunter Attire

物品描述:
The taciturn old hunter Henryk was once partners with Father Gascoigne, and though they were fierce and gallant duo, their partnership led to Henryk's tragically long life.
Henryk's unique yellow garb is resistant to bolt and will be of great help to any hunter who has inherited the onus of the hunt.

gascoigne.png

盖斯科因的猎人服 Gascoigne's Hunter Attire

物品描述:
Hunter attire worn by Father Gascoigne.
Similar to hunter garb created at the workshop, only these are tainted by a hungest beastly stench that eats away at Gascoigne.
"Father" is a title used for clerics in a foreign land, and there is no such rank in the Healing Church.

盖斯科因和亨里克本来就是那一对猎人,你摇大铃我摇小铃的节奏,俩人形影不离。
从名字上看,盖斯科因大概来自法国西部,靠近西班牙的地区,而亨里克大概来自波兰地区。这个最后细说。

两个人由于配合的太好了,导致他们在猎杀之夜几乎所向披靡,而这样的猎人最后的代价就是血醉,醉于鲜血,醉于猎杀,使得他们丢失自我,而最后陷入无尽猎杀的猎人的梦魇中。

飞刀,被技巧流玩家快奉为神器了(感谢谷歌),因此看来我们老猎人亨里克估计也是技巧流猎人吧(脑洞大雾),毕竟这是亨里克最喜欢的武器之一。由于距离远,估计他陷于血醉的进程要比盖斯科因远一些。


TK.png

飞刀 Thorwing Knife 

物品描述
Throwing knife with a finely serrated blade. One of of the old hunter Henryk's favorite weapons.
Does not cause a great deal of damage to beasts, but with deft use, can distract attackers and keep them at bay.

物品掉落
亚楠中心下水道老鼠多发掉落

我们还没有遇到盖斯科因的时候,我们先遇到了他的女儿,给了我们盖斯科因的音乐盒。


TMB.png

小音乐盒 Tiny Music Box

物品描述
A small music box received from a young Yharnam girl. Plays a song shared by her mother and father.
Inside the lid is a small scrap of paper, perhaps an old message. Two names can be made out, however faintly.
Viola and Gascoigne.

女儿跟我们说,爸爸时常会忘记女儿和妈妈,而一般这种时候,妈妈就会用音乐盒的音乐,唤回爸爸的记忆,这一夜,爸爸出去了,妈妈出去找她,可惜的是,妈妈忘记带了音乐盒。

于是这一次,找到爸爸的妈妈再也没有通过音乐想起来母女,而把找到他的妈妈杀掉了。
第三者亨里克匆匆赶来,一路上在下水道遇到无数老鼠,亨里克用飞刀击退这些老鼠,却不知道又在什么地方耽误了时间,使得我们玩家先一步干掉了他的老搭档。

老猎人亨里克也赶来了,尚未发疯的他,应该是在墓地看见了盖斯科因已经变化了的尸体,渐渐地丧失了继续狩猎的信心。之所以有盖斯科因,才有了长寿的他,这悲惨的长寿。

乌鸦看见了这一切,赶来和我们一起做掉了亨里克,终于亨里克也便不再做梦了。
他黄色的衣服抗雷属性很高,对后来人很有帮助,当你面对雷兽换上一身土黄色的老头装时,你是否也成为了他的继承人?


Heir.png

继承人 Heir

物品描述
A secret symbol left by Caryll, runesmith of Byrgenwerth.
The "Heir" sees sentimentality in the warmth of blood, acknowledging this as one of the darker hunter techniques.
More Blood Echoes gained from visceral attacks.
Perhaps the "Heir" is a hunter who bears the echoing will of those before him.

内脏暴击会产生更多的血之回响,那么,谁又是你的继承人呢。

最后的彩蛋:
亨里克的原型,大概应该是亨里克·谢林,小提琴演奏家
盖斯科因的妻子,名叫Viola,音译是维奥拉,是中提琴的意思
盖斯科因 Gascoigne是古法语中的一个姓氏,目前英国人用的比较多,楼主找了好长时间关于盖斯科因的原型,还是没找到,如果对音乐有研究的人,望告知,我马上来编辑这一段。


最后今天来个大的:该隐赫斯特一线——先说处刑队的成立

故事恐怕要从拜伦维斯年代讲起,简单来说,一个学生背叛了威廉大师也背叛了拜伦维斯,将污秽之血带到了该隐赫斯特城堡,治愈教会成立后,一伙狂热之徒想起来这件事儿,想要找该隐赫斯特算算总账,这就是大概的背景。

轮型猎人.png

轮型猎人徽章 Wheel Hunter Badge

物品描述:
Martyr Logarius led a band of Executioners, and this badge was crafted at their dedicated workshop. The Wheel symbolizes righteous destiny.
Their workshop was a secretive enclave of mystical beliefs and heady fanaticism which served as the backbone of the Executioners' unique brand of justice.

游戏掉落:
阿尔弗雷德赠予或者屠杀。


刀斧手的服装.png

刀斧手的服装 Executioner Attire

物品描述:
Attire worn by the band of executioners commanded by the martyr Logarius.
Later became the basis for all Church attire, with its heavy draping of Holy Shrawl.
As the great Logarius said, "Acts of goodness are not always wise, and acts of evil are not always foolish. But regardless. We shall always strive to be good."


游戏掉落:
该隐赫斯特中猎人的死尸

教会成立之初,这伙组织就存在了,不同于老猎人格曼所创立的猎人教派——敏捷而快速的战斗方式,这伙猎人似乎选择了另外一种战斗方式:采用厚重的服装来对抗猎物的打击,用力量来碾压怪物。

教会在旧亚楠初建时,处刑队在旧亚楠之外的地方秘密建立了工场,目前来看,就是从大教堂区去往旧亚楠的那些阶梯,而旧亚楠失败后,处刑队的这个位置也就成为了镇守旧亚楠怪物的看门人。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治愈教会的服饰都有处刑队队服的基因了。

跟随着洛加留斯大神的处刑队员们终于有一天来到了该隐赫斯特城堡,他们无情的屠杀了这里的“污秽之血族”,当玩家来到该隐赫斯特城堡的时候,只有在血流成河的地方才会出现的被玩家俗称为跳蚤的怪物出现,同时,山谷中也出现了寄生虫,在等待猎物……

游荡在该隐赫斯特中的怪物,只有曾经的被屠杀的女人的冤魂,仍然在这里工作的仆从,以及那些石像鬼(Lost Child of Antiquity),那些石像鬼,我们将来在地牢迷宫中也会见到。


骑士服装.png

骑士服装 Knight's Attire

物品描述:
Attire of the knights of Cainhurst. A regal piece graved by intricate goldwork.
The cainhurst way is a mix of nostalgia and bombast.
They take great pride even in the blood-stained corpses of beasts that they leave behind. Confident that they will stand as examples of decadent art.

物品掉落:
该隐赫斯特的宝箱以及顶楼的死尸

这里的雍容华贵,这里雕像的样式,以及过去人们的骑士服装,都似乎在说明着,这里和苏梅鲁有着不可分割关系。

这里的油画排列,似乎在某些苏梅鲁场景中,似曾相识。苏梅鲁后羿穿的衣服,从配色到样式,似乎都有骑士服装的基因。

苏梅鲁女王亚楠穿的白色服装,似乎出现在该隐赫斯特,也一点都没有违和感。

该隐赫斯特的人总是怀旧。总是在夸夸其谈。——谁能组织一个文明古国夸夸其谈其历史的丰富呢。

这大概就是处刑队所说的:为了维护血疗的纯净,我们必须消灭“污秽之血族”吧,因为苏梅鲁的血液,并不被教会所重视和承认。

关于这部分的彩蛋内容:
该隐赫斯特 英文是Cainhurst 基本就是Cain&hurst 两部分 
Cain就是圣经里的那个孩子咯。杀了自己的兄弟亚伯,因为神偏爱亚伯,并称该隐为恶。据称是吸血鬼的第一代,凡杀该隐的必得遭报七倍。
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未完待续...

后续更新内容请参考原帖→血源:每个道具都是一个故事